9、第 9 章_继兄
笔趣阁 > 继兄 > 9、第 9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9、第 9 章

  上辈子佩玖跟杜茂远在一起时,尚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,所以确定杜茂远在外并无其它女人之后,她便将问题根源揽到了自己身上,总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  可如今佩玖活了两世,头脑与阅历自然不似当初那般单纯。今日的她,知道夫妻不睦的原因可以有千百种,就像她记得有一出戏是这么唱的:

  一位公子在成亲之前曾有过青梅竹马,但因青梅竹马的姑娘身份过于卑微,过不了他爹娘那一关,于是公子便与爹娘约定,他娶个门当户对的贵女为发妻,但爹娘也要同意他给青梅竹马的姑娘一个妾室身份。

  公子的爹娘点头同意,然而就在他成亲的当晚,青梅竹马的姑娘伤心至极,投河自戕。成了公子心中再也抹不去的遗憾和痛。

  最终,那公子也冷落了他的结发妻子一世,再也没有碰过她。

  一念之差,造成三方悲剧。这虽只是戏文儿,可佩玖也开始怀疑,会否在杜茂远的心中,也有这么一个此生求而不得的‘白月光’?

  不然,又如何解释他既外面无人,又对她无意?

  佩玖随手拾起书案上的两个花笺,复又扫视一遍上面字迹,字字句句透着浓浓的爱慕之意。而这些字句,她明白只是杜茂远诱她进牢笼的哄骗之辞罢了。

  饶是心中很想将这些破纸片撕烂!佩玖还是按下愤懑情绪将它们一一收好,这些小东西留着兴许还有用处。

  她抬头看一眼小厮,“你先下去吧,自明日起不必再尾随了。”既然一连五日都没探查出什么,那也没有再跟踪下去的必要了。

  行过告退礼正欲退下的小厮,突然想起了些什么,蓦地又躬下了腰,禀道:“对了小姐,小的今日尾随杜公子时,还听到他吩咐随从去雨竹轩酒楼订了明日的雅间。”

  “雨竹轩?”佩玖眉心一跳。

  “是。”小厮确定道。

  “行了,下去吧。”说着,佩玖看向一旁的香筠,香筠便带了小厮下去并打赏。

  佩玖眉头蹙着从椅子里起来,心事重重的往门外走去。

  雨竹轩,这个酒楼的名字佩玖有印象。

  若她记得没错,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她业已嫁入了杜家。前半月杜茂远待她尚算不错,他真正开始排斥她便是在半个月后的某夜晚归。

  那夜,佩玖等杜茂远至三更,他一身酒气的归家,她便问他去了哪里?杜茂远只答了句‘雨竹轩’便一头扎在床上,再不理她。

  佩玖想着会否是上一世在雨竹轩发生了什么,才成了她们婚姻的转折点?

  想及此,佩玖这回想要亲自去看一看,杜茂远明日到底是宴请的何人。困扰了她一世的迷团儿,这一世她想看个明白!

  翌日过午,佩玖早早的来了酒楼雅间。这是一早她遣人来订的,就在杜茂远所订那间的对面。

  吃了几口菜后,门外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,佩玖知道对面房间来人了。又等了一会儿,她起身走到门前,轻轻打开,然后走到对面的门前附耳倾听。

  听到的是一个男子略显哀怨的声音:“茂远,你既已准备向穆将军府的小姐求亲,那你我日后便少来往吧。”

  “青栀,你这说的是什么话!我急于娶妻为的还不是遮掩你我的关系,从而保护你?”

  ……

  接下去又听了几句,佩玖茫然的收回耳朵,满目骇然!

  两,两个大男人,说了这么一大堆情话?

  佩玖眨巴眨巴眼睛,仍是难以置信!随后她扶着墙回了自己的房间,将门关上,准备捊一捊先前听到的话。

  那个叫青栀的想要同杜茂远断绝某种关系,而杜茂远说自己娶妻是为了保护他,不同意断。两人争执不下,都声称是为了对方好……

  佩玖突觉一阵反胃,右手撑着桌沿儿,左手用力拍了几下胸口,险些就要将刚刚用进去的晚饭吐出来!

  此前她想过一百种可能,但就是没有想到这个杜茂远竟有龙阳之好!

  那么上辈子杜茂远便是拿与她的亲事做丑行的遮掩?想到这儿,佩玖阖上双眼,撑在桌沿儿上的右手渐渐握起了拳头。

  她上辈子竟做了杜茂远的遮羞布!她依稀记得上辈子那个叫青栀的多次出入杜家,而她不曾有半点儿怀疑,每逢他们在书房谈诗论画,她便安份的躲回房里不去打扰……

  咬牙切齿过后,待这阵儿急火稍稍平息,佩玖缓缓睁开双眼。好,上辈子她为这种人身败名裂,这辈子不能就这么放过他!

  离开雨竹轩,佩玖雇上马车回了将军府,之后便径直去了菁娘的房间。

  所幸这会儿将军不在府内。看着未经叩门便不请自入的佩玖,菁娘扶着腰从榻上坐起,问道:“玖儿,这么急匆匆的,可是有何急事?”

  “娘,表姨母这几日不是总在催问何时与杜公子相面么?您现在就派人去跟她说,十五是个好日子,就十五见吧。”

  菁娘面上怔了怔,心忖着今日都十三了,十五岂不就是后日?想来想去觉得不妥,便道:“玖儿,这是不是也太急了些?”

  而佩玖万分笃定,没有半点儿肯推迟的意思:“娘,只是相个面而已,又不是定亲,有何不妥的?”

  菁娘茫然的点点头,女儿既然热心此事,她也不想泼冷水,便妥协道:“好吧,那娘让人去知会你表姨母一声。”

  佩玖心满意足的笑笑,离开了娘的房间后,转身又去了大哥的玉泽苑。

  这回她沉住气先叩了两下门,待里面传出一声“进”,她才轻轻推门进入。

  “大哥。”佩玖甜甜的唤了声。

  此时穆景行正卧在那张罗汉榻上,斜倚着看书,就如佩玖那日在此练字时一般。这便是穆景行的常态,不在衙署处理公务,便在房里看兵书。

  见进来的是佩玖,穆景行直起身子,似笑非笑的看着佩玖,眸中带着一丝暖意:“在外面用过饭了?”

  说着,他拿起一只空杯倒了热茶,推向榻案的对侧,并示意佩玖坐下。

  “恩。”佩玖略显窘迫的点点头,在榻椅另一头坐下,与大哥一几相隔。

  今日出去她一个丫鬟也没带,未出阁的姑娘独自在外用饭的确有些失规矩,便急着略过此事,将话题转到正事上。

  “大哥,佩玖有件事想找你帮忙。”

  穆景行没急着答复,而是以审视的目光凝了佩玖一阵儿,接着才端起自己跟前的一杯茶轻啜一小口,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噢?何事。”

  “那个,十五我想去游湖,大哥可不可以陪佩玖一同去?”说完,佩玖瞪大眼睛期待着答复。

  “东湖?”

  “嗯。”佩玖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茫然,心道大哥怎会猜这么准?

  接着便见穆景行不慌不忙的将茶杯放回榻案上,抬起眼帘看着佩玖,笃定道:“不去。”

  佩玖显得有些慌了神儿,经过前几回,她本以为大哥已待她近乎待樱雪那般好,该是有求必应的。

  她不死心的问道:“大哥可是那日有公务?”

  穆景行唇角微微勾起,翘出抹温柔弧度:“那日刚好休沐。”

  “那大哥为何不肯陪佩玖去……”说这话时佩玖已然显露出几分怯懦,因为看穆景行的神态,好似已然看穿她了。

  果不其然,穆景行发出一声淡淡的冷嗤,“东湖,玖儿你是去和那位杜公子相亲吧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bi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bi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